大众彩票

     首頁 >> 科學傳播 >> 科普動態

科普動態

【科技日報】基礎研究:讓青年人甘坐冷板凳

發表日期:2019-03-11來源:放大 縮小
  本报记者 崔 爽 张盖伦

  兩會話題

  “我問他,現在還有像陳景潤一樣研究哥德巴赫猜想的人嗎?”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研究員王元青回憶與友人聊天,“對方是搞數學研究的,他笑了,意思是大家心知肚明,現在這樣做研究幾乎不可能了。”古生物和數學都不那麽“熱鬧”,兩人心有戚戚。

  “他們大部分還是出于熱愛,科學研究本身是一種興趣愛好,去搞清誰都還不曾搞清的東西。”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研究員袁亞湘說起研究所裏的年輕人,驕傲寫在臉上。

  但如何保護好年輕人的“喜歡”,讓從事基礎科學研究的年輕人坐得了板凳,也望得了星空?

  評價要考慮基礎學科特點 

  “我們首任院長楊樂先生曾與陳景潤共事,他前些年還說,現在年輕人都爭著評優青、傑青。在陳景潤‘1+2’還沒做出來的時候,單位如果要評五六個‘優秀青年’,極有可能都輪不到陳景潤。”作爲純數學領域的研究者,評價機制是袁亞湘一找機會就要呼籲的問題,也是他今年提案的重要內容。

  “現在我國科技界評價體系對于基礎研究不太有利。”袁亞湘說。在他看來,做基礎研究要“安”“專”“迷”。目前的科技考核評估頻繁地要求年輕科研人員填表彙報近期寫了幾篇文章、出了什麽成果、有什麽突破,這讓他們無法長久專注地去深入研究重大和困難的問題。

  袁亞湘說:“在人才評價、學科評估、項目評審中不宜把同樣的指標、統一的標准用于不同的學科,而是應當充分考慮基礎科學的各自特點、采用各學科國際通行的做法。如在數學領域,不看重論文署名順序、論文數量、引用率、期刊影響因子等因素,而是看重研究工作在本領域的學術影響和國際同行專家的公開意見。”

  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遊超就是一名青年科研人員,他也看到了自己身邊同學的煩惱——難以靜心做研究。

  做基礎研究沒法追求短平快,但“考核不等人”。遊超的研究方向是從青藏高原的冰芯裏尋找氣候變化的規律,“要去青藏高原采集樣品,樣品采集回來了要做實驗、做分析、寫文章。從有想法到寫出文章,通常需要四五年,甚至更久。”遊超剛畢業時研究剛有苗頭,直到最近幾年,有了積累,才有産出。

  讓國內外人才站在同一起跑線 

  不少委員還談到如今對國內外人才的“差別對待”,在他們看來,這對本土青年人才確有不公。

  “現在的制度,是推著人到外面念博士、做博士後。在國外念完博士或做完博士後回國,往往頭銜、房子和待遇就齊全了。”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員張新民語氣急切,“都是同學,有的出去了,有的留在國內了,都是實實在在做事情,但兩者地位相差很大,國內的年輕人心裏肯定不平衡。”張新民說。

  基礎研究本來就耗時漫長,有些博士跟著國內的導師,已經在一個課題上堅持數年,取得一些成果,卻因爲出國不得不中斷。“四五年的黃金期,都要在國外。”但張新民也理解,畢竟,“土博士”、博士後拿各類帽子,還是比留學歸來的難得多。“建議提高國內博士後以及青年科技人才的工資待遇。”他說。

  遊超自己就是“土博士”,因爲不想放棄手上的研究,他沒選擇出國。博士剛畢業時,他只有很少途徑申請項目啓動經費,手上沒錢,研究進行不下去。“但國外的博士回來後就有幾十萬的項目啓動經費。等申請相關基金時,他們的工作已經靠著那筆錢啓動了,我們從零開始,還得和他們一起競爭。”

  全國政協委員、中科院理論物理研究所研究員蔡榮根同樣表示,想加強基礎研究,這類政策必須改。“不能因爲區別對待,把很多本打算留在國內的有爲青年‘趕出國門’,要給各類人才公平的競爭平台和機會。”

  穩定的環境是關鍵 

  數學是“偏愛”年輕人的學科,“一個單位現在好不好、將來有沒有發展前途,問問這個單位的年輕人對本單位科研環境的評價就知道了。”袁亞湘說。

  “基礎研究最關鍵的是穩定的環境和支持,都不穩定的話,研究人員只能做短期項目,不敢輕易嘗試長期項目。”蔡榮根強調。

  談到支持基礎研究的青年人才,“持續支撐”也是全國人大代表、西安交通大學校長王樹國的關鍵詞。“現在的問題是,他們都不知道自己的研究能不能持續做下去。”即便是基礎研究團隊,同樣也要申請項目、爭取競爭性經費。“每個申請來的項目經費只能管幾年,下一次如果申請不到就做不下去了。”而經費一旦斷檔,整個團隊都會受影響。對此,王樹國建議,應該放眼長遠,給大學一部分基礎科學研究經費。

  “重視基礎研究,最重要的是把科研環境搞好,保證年輕科研人員能靜下心來做研究,不要讓太多非學術的事情去麻煩這些年輕人。”袁亞湘說。

  (科技日報北京3月10日電)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