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彩票

     首頁 >> 科學傳播 >> 科普動態

科普動態

【科技日报】刹浮躁风 去功利化 让学术回归本真 ——代表委员热议学风建设

發表日期:2019-03-11來源:放大 縮小

  本報記者 付麗麗

  兩會話題

  “加强科研伦理和学风建设,惩戒学术不端,力戒浮躁之风。”翻开政府工作报告第20页,全国政协委员、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大学纳米科学与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刘忠范在这段话下画了重重的黑线。

  “自2000年以來,‘學風建設’‘懲戒學術不端’首次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可見國家對其的重視。”作爲教育部科技委學風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劉忠範對學風問題尤爲關注。

  近年來,韓春雨、107篇中國學者論文集體被撤等事件,折射出科技界不同程度地存在著急功近利、浮誇浮躁甚至弄虛作假的不正之風。

  學風決定學術生命 

  劉忠範非常喜歡一句話:“你在往上攀爬的時候,一定要保持梯子的整潔,否則,你可能會滑倒。”在他看來,這就形象地反映了個人的學術操守。“學風問題再怎麽強調都不爲過,因爲它決定著你的學術生命。”劉忠範說。

  每年,劉忠範都會給新入學的研究生講學風問題。“如果你存在弄虛作假、抄襲剽竊等學術不端行爲,在你還是無名小輩時,可能沒有人會注意。一旦你有了一定的學術影響和學術地位,就會被人盯上。”劉忠範說,“光環有多大,靶子就有多大。”

  歸根結底還是科學精神缺失造成的 

  “學風問題很複雜,上面講的主要是內因。還有外因,即學術共同體的影響。”劉忠範說,如果這個群體具有科學精神、遵守科學規範,那它就會感化人,讓人變得守規矩,反之亦然。

  群體學風存在哪些問題?劉忠範解釋,比如說各種項目和頭銜帽子評審前,各種打招呼、托關系。再就是國內的學術會議也很有中國特色,演講者更關心的是宣傳和炫耀自己的學術成就,學術大腕尤其嚴重,而不是討論學術問題本身,更不會涉及實驗細節,有的甚至毫無愧色地稱這是學生或助手做的,自己不懂。“國外的學術會議完全不一樣,你聽到的是技術細節、詳實的實驗數據和推理,以及認真、平等的學術討論,可以學到很多東西。這也是學風問題。”劉忠範說。

  “其实,学风不正歸根結底還是科學精神缺失造成的,大家已经把科研作为一种职业、谋生手段,甚至向上爬的阶梯。在急功近利的情况下,出现学术不端也就不奇怪了。”刘忠范强调。

  對此,中科院院士、上海交通大學常務副校長丁奎嶺委員深表贊同:“愛因斯坦曾說:‘大多數人說,是才智造就了偉大的科學家。他們錯了:是人格。’我想這恰恰說明了學術道德的重要性。”

  評價少一點 學風正一點 

  “某種程度上講,當前的評價體系也不利于營造風清氣正的學術環境。”丁奎嶺說。

  丁奎嶺表示,有的基礎研究是好奇心和興趣驅動的自由探索,當前的評價機制,論文與職稱挂鈎、獎項與待遇關聯等不利于科研的發展,驅動力方向變了,人們在各種量化的指標體系下,自然很容易變得浮躁,爲了追求某種目標而僞造數據、弄虛作假甚至是剽竊。盡管當前相關部門也提出清理“四唯”行動,但還需要拿出具體的舉措。

  全国政协委员、中國科學院古脊椎与古人类研究所古生物学家徐星表示,学术不端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当前科研生态系统还有待改善,科研人员压力山大,疲于奔命,经常迫于领导期望,制定不切实际的目标,这样很容易导致浮躁之风。

  劉忠範也認爲,過度、過急的學術評價不利于學風建設。以愛因斯坦爲例,其廣義相對論研究了8年,這8年內任何一個時間點或者做出來後立刻去評價,都絲毫沒有意義。做學術是一輩子的事情,不能只爭朝夕。”

  “讓學術回歸學術,其實,真正的同行很了解一個人的學術水准,不必看他發表多少論文,發在什麽刊物上。不能過多的行政幹預,培育土壤,自然會結出科研碩果。”劉忠範說。

  對學術不端 懲罰力度應再大一些 

  “對學術不端要加大懲罰力度。”劉忠範說。當前,在我國學術造假成本很低,出了學術不端問題,最後大多不了了之。

  對比日本,學術不端的代價非常慘重。劉忠範早年曾在日本留學,據他介紹,2014年,小保方晴子學術造假,丟了自己的職業,導師因此自殺,所在的研究所所長是諾貝爾獎獲得者,半年後也辭職。

  徐星也表示,科研院所的本位主義致使學風問題每況愈下。懲罰相關人員雖然有助于端正學風,但會損害本單位的利益,這讓相關單位大多會采取大事化小的策略。只有學術界和管理層采取零容忍的態度,同時,還要加強對青少年學生的教育,讓他們從小養成實事求是的習慣,才能逐步消除這些現象。

  “學術生態建設是個系統工程,需要下氣力,更需要耐心。需要沈下心來,慢慢培育,靜等花開。”劉忠範說。

  (科技日報北京3月9日電)

附件: